betcmp冠军在线|冠军体育娱乐
地址:
电话:
传真:
电子邮件:
贵州75岁酿酒师网上卖酒20个徒弟反对68岁徒弟助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9-10-17 10:10

  75岁的陈伯和68岁的周城,终于成了整个贵州茅台镇,至今还在坚守土法酿酒的人。

  当68岁的周城把自己酿造的酱香白酒放在网上售卖时,那些年轻的酿酒师们根本不看好他,甚至连他的20多个徒弟也纷纷唱反调。

  只有75岁的陈伯和他一起创业,这对50年的师徒,联手将茅台镇土法酿造的白酒卖成了爆品。

  坐落在黔西北赤水河南岸的茅台镇,依山而建,傍水而居,赤水河自此向北蜿蜒而去汇入长江。

  茅台镇以酒为生,车接近镇上,一股浓郁的酒香味便扑鼻而来,街面上卖酒的铺子一家接着一家,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在和缓的山坡上错落有致地分布着。

  茅台镇地处河谷,海拔仅440米,远离高原气流,终日云雾密集,十分有利于酿造茅台酒微生物的栖息和繁殖。

  在这个江边小镇上,曾经散落着大大小小上百个酒厂,年轻人最理想的工作便是去酒厂求个职位,酒厂的名气越大,就越体面,待遇福利就越好。

  17岁那年,周城被父亲带着,第一次见到了陈伯。那时的陈伯也才20出头,却在茅台镇已经非常有名,他是茅台酒厂的知名酿酒师,从他手里出来的酒,品质好,供不应求。

  周城的父亲把一大袋水果放在桌上,开门见山说明来意,想让孩子跟着陈伯学酿酒手艺。周城只记得陈伯看了他两眼,只问了他两句话:“会喝酒吗?”

  这是当天两人唯一的对话,连水果都被退了回来。在回家路上,周城和父亲谁都没有说话,“问两句话,两句都不会,以为拜师肯定没戏了,父亲说,学不了烤酒的本事,留在老家也只能种地,不会有前途了。”

  然而让周城和父亲意外的是,他们沮丧了两天后,陈伯竟然出现在周家。当时周城正在门口发呆,看到陈伯还没来得及反应,只听陈伯说:“想学烤酒的话,马上换身衣服,跟我走。”

  周城用了很久才搞明白当初师傅那两个问话的用意。不会喝酒,意思是你就像一张白纸,可塑造性强,好酒能在味蕾上留下印迹。不会下棋倒真是个硬伤,“他喜欢下棋,想找一个能下棋的人,也无可厚非。”

  陈伯这辈子收过的徒弟不下20个,但周城是他最得意的一个。“刚来的时候就是个闷葫芦,还没有我肩膀高,8月份收高粱,钻进地里就找不到人了,可半天能收大半亩。”

  那时候烤酒没有不锈钢设备,都得用大铁锅罩上大木桶蒸,周城总是第一个跑去烧火的,时间长了,他竟然掌握了最佳的火候,煮出来的粮食酒味道正浓。

  于是,陈伯把酒曲药的配方放心地传给了他。没过两年,周城就成了酒厂中最老练的年轻酿酒师。

  在那个年代,陈伯和周城都是脑子活络的人。见徒弟学有所成,陈伯放心离开了酒厂,开起了自己的酒坊。最初仅有一个小木屋和一个小窖坑,但凭着过硬的手艺,陈伯家风味独特的酱香酒,很快开始起步,“卖9毛一斤,不算便宜,却总是被抢光”。

  酒坊的窖坑也从一个,逐渐变成五个,十个,当初的小木屋成了砖瓦房,最后建起了大厂房。

  过了两年,周城也效仿师傅,建起了自己的小酒坊,虽说建得稍晚一些,但也赶上了好时候,“只要你的酒好,根本不愁卖,那时候整个茅台镇,除了茅台酒厂,随处可见各种酒坊,路上跑的车挂着各地的牌照,人们操着不同的地方口音。”

  然而,这些年,茅台酒价格飙升,酒厂上市,一度成了A股市值最高的企业,但同样在茅台镇的其他酒厂,却一年不如一年。

  当地政府为了规范市场环境,保证酱香型白酒的质量,采取了淘汰落后产能的措施,许多大一点的酒厂日渐衰败,小作坊则干脆难以为继,关门了事。

  看着曾经的伙伴们,一家一家地接连关门,周城也无能为力,他自己的酒厂也深陷窘境,“同样原料,同样的工艺酿出来的酒,茅台酒能卖到上万元还有人抢,我们几十块钱一瓶都无人问津。”

  那天,周城站在空荡荡的厂房前,唏嘘不已,最鼎盛的时候,隔两天就会有车过来拉酒,全国各地的车牌都有,“我还看到过天津和吉林的车。”

  “没人买酒了,也就没人愿意留下来继续酿酒。”陈伯的孩子,都不想继续这个行当,他们早早地离开了茅台镇,去附近的仁怀定居。孩子们喊了陈伯多次,但老头子过惯了小镇上的生活,走哪儿都不习惯,他宁可独自一人守着那个几百平米的寂静酒厂,生怕老酒友来了找不到去处。

  还有一些酒商听说他的酒厂停了,马不停蹄地赶上门去,他们知道陈伯的酒窖里一定藏着很多好酒。

  一开始陈伯也卖给了他们不少,但后来有人告诉他,这些人把酒拿回去是调酒用的。把十年陈的好酒滴到手上,一整天都能留下余香,用来掺到一般的白酒中,能增加酒的风味,“好卖高价。”

  相比师傅,周城的酒厂倒一直坚持着没关门,虽然酿酒师傅走了一批又一批,好歹这些年断断续续一直还在酿酒,“只要看到酒窖是满的,心里就踏实。”

  但其实他也老早就想过不干了,也是六七十岁的人了,虽然身体健朗,但总是敌不过时间,女儿劝过他很多次,家里也不图你靠这个破落的酒厂生活,酒窖里的酒你一个人喝,能喝一百年,把厂一关,安享晚年不就得了。

  “是挺好,可这些酒喝完了怎么办?你转遍整个茅台镇,哪个还愿意用土法来烤酒?老人烤不动了,年轻人不愿意烤,全交给机器了,多省事啊,可万一有人突然想喝一口土法酿造的浑(kun)沙呢?没人会了,你拿机器弄出来的酒给他,那不是茅台镇的东西,你见过茅台镇的酱香酒吗,真正的好东西,那酒花漂亮得嘞。”周城说。

  领教了父亲的执拗,女儿周丽索性给他开了个淘宝店,“我说既然东西那么好,干脆帮你卖光得了,也省得你整天对着酒窖里那几缸酒唉声叹气。”

  谁知,卖得真还挺火,头一个月就卖了上千单。看着评论区里一帮“酒鬼”对自己酿的酒赞不绝口,年近70的周城快乐得像个孩子,他跟女儿商量,“要不把工人叫回来,咱们继续开工?”

  周丽直叹自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本想卖光了库存让他死了心,没想到又让人看到了希望,“这可咋办呢?”

  为了继续开工,周城把自己20多个徒弟都联系了一圈,没想到他们都唱了反调,认为这事不靠谱。

  犹豫半天,周城想到了自己年过75的师傅陈伯,没想到还真说服了他跟自己一起重新创业。

  这两个因为酿酒而结识一辈子的老人都是土法酿酒的好手,他们其实对未来看得挺清楚,“这种传统的烤酒方式肯定会被淘汰,但能酿一天就酿一天,这个小酒厂能开一天就开一天,直到真的没人愿意学,直到我们真的干不动为止。”

  前不久,周丽专门找摄影师为父亲和陈伯拍了一个视频,第一次面对镜头时,两个老人涨红了脸什么话都说不上,但转身拿起铁锹烤酒时,“又像是在享受一样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网站首页| Robots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0-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betcmp冠军在线|冠军体育娱乐 2010 版权所有